RSS
热门关键字: ut  附身  理子  高凯  91呆哥  女虐女 
当前位置:活色生香 > 美色无边 > 正文

足球队长高凯与王将毅2 足球临时工

来源: 作者: 时间:2020.01.07 浏览: 字号:【

“对了,就是这个眼神,脸再侧过去一点,45度,稍稍向上抬高一点,好了,眼睛转过来,对,看我,看着我,好了吸气!”

“嘭……嘭……”有点像过年时候放在地上的“大地回春”烟花,那声音擦过房间的空阔,点燃了顶棚的感光灯罩,那柔和的灯罩在那闷响的瞬间,闪出桔光稍纵即逝,消失得无声无息,不留一丝的痕迹。

“小月桂!”觥(念gong)奈叫住了已经拔上鞋跟跨上背包要离开的我。觥奈今年二十六岁了,他不顾妈妈的反对搬出来住已经有半年了,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时候要自己向银行贷钱承受工作压力的年纪了。觥奈有一双很帅气大胆的眼睛,但是那眼睛在看到小月桂的时候,会害羞地躲在宽宽的黑边镜框里。觥奈很潮,浑身上下都是新鲜的你只有在“加油好男儿”节目里才会看到的装扮,他要么绑块头巾,要么在后裤袋里塞上一块血红的骷髅手巾,骷髅头在裤袋外面呲牙咧嘴地招摇。

小月桂没有说什么,她坐在门口的玄关台阶上回着头看了一眼觥奈,然后继续穿她的鞋。那鞋上全是泥土,好像是从泥塘子里才捞出来风干的。小月桂是个看不出年纪的漂亮女人,长发剪着整齐而好看的一字刘海,鬼才知道她到底多大了,她好像爱在哪天过生日就在哪天过生日,登记资料从来不写相同的出生年月日,她对她的老板们说:“给多少薪水都好说,就是别问我的年龄。”有一次,吃饭的时候,一个喝醉的男同事,红着脸晕晕乎乎地拍着桌子大声说:“老子今年的新年愿望就是想知道,她,小月桂今年到底几岁了!”小月桂笑眯眯地走到那个男同事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说:“愿望,愿望,都实现了就不是愿望了,干杯,干杯……”

所以我们谁也不知道她究竟多少岁,反正老板说他严格执行国家法律,没有非法雇用童工,他爱天下美女,但是老太婆们除外。

“你不想一起看看刚才的照片吗?”觥奈隔了半响挤出这么个不痛不痒的提议。

“我今天晚上有事,得早点走。”小月桂已经穿好了鞋站起来了,她把包包往屁股后面一甩,很漂亮地去拉门把手。

“就一会,耽误不了你……”觥奈急了,从椅子上奔出来,顺势拉住了小月桂横挎的包包背带。

屋里的同事们正在像潮水一般的退落,他们一个个掠过僵持在门口的两个人,消失殚尽。只有灯光师在出门的时候说:“你们两个家伙别再忘记关地上的射灯,老板再骂我可不给你们再来背这个黑锅。”

那天晚上,小月桂和觥奈玩追灯大战,战到酣处,把地上所有的射灯通通点亮照着棚顶。那些不同颜色的灯,因为变化了透镜的焦距,把玻璃隔片的花纹隐射得星星点点大小不一,一时间五颜六色层层辉映的灯光都堆叠在了屋顶空阔的天花板上,满天绚丽,就像小月桂小时候对着太阳光看的万花筒。小月桂和觥奈躺在光光的地板上,看着那屋顶,不知不觉就跳进五颜六色的梦里了。

觥奈在小月桂醒来前悄悄地挪动身子靠近了她的脸。现在他可以完完全全听到她柔柔静静的呼吸声正穿过她黑色美丽的一头秀发,一直落到发梢的尖尖上,那上面沾着月桂露的香味,是比夏荷馥郁冬梅清甜的一种香味,好闻极了。觥奈闭着眼睛把头微微抬起来,轻轻地触着月桂露的香味,又好像是要去吻那些空气里的香味,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突然他停止了动作,猛地睁开双眼捕捉到了小月桂的眼睛,那是一双褐色的兔子一样狡黠的眼睛,她们大胆地看着觥奈,好像要把他整个吞噬掉了,一点一点地吞噬。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昵称:
 
匿名